曾比京东还火实力比肩亚马逊的电商平台关停了!

鸟奋力冲破蛋壳,这颗蛋是这个世界。若想出生,就得摧毁一个世界!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彷徨少年时》。

第一,卖惨,从道德高点压制你;

因此,天猫和京东淘汰了差评,推出了店铺动态评分制度。这个制度从商品质量、商家态度、物流服务3个维度取店铺最近6个月得分的平均值,分值低的话店铺就会生不如死:

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2010-2012年中国B2C市场交易份额》,2004年新蛋曾经是中国B2C市场的老二,2010年新蛋在中国尚有1.9%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五,仅次于当当;到了2011年,新蛋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猛降至0.9%,排名退至第九名;而从2012年开始,新蛋的名字已经从前10名中消失。

比京东还火的电商平台要倒闭了?

店铺被降权,消费者搜索不到这家店了;

我说这么多,并不是想表达外卖小哥工作辛苦,而是想说他们的速度已经触达天花板了。从这个角度看,差评制度既不能让消费者挽回外卖迟到的损失,也不能最有效推动外卖配送速度。

作为网购的核心功能,差评曾经对约束商家,监督商家提高商品质量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当网络上的好评差评可以决定一个产品的生死、一家店的存亡以后,底层逻辑崩塌,一切都不同了。

总之,以罚代管的思维不改变,外卖员与消费者的矛盾将长期存在,悬在消费者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还会再次、多次掉下来。

经常网购的人都有体会,在天猫和京东是没有差评制度的。如果你买的东西不满意,你可以退货,也可以收货后给它打分,从1分到5分,但就是给不了差评。

朋友们看到了么,从自身的角度讲, 买的和送的都有道理,那么哪里不合理呢?

反观仍然使用差评制度的淘宝,它的购物体验比不上天猫和京东,而且我们所以为的差评制能倒逼商家不卖假货的乌托邦也没有实现。

中国电商的发展,就像沧海横流,更像大流淘沙,那些懂得顺势而为,在潮流中觅得先机的人,成为时代造就的英雄;那些一次次和潮流错失的人,只能在沙滩上远眺前人的足迹。

2004年左右,新蛋中国在中国市场是一个猛兽级的存在,发展势头非常好。就连刘强东自己都说,当时京东面对的对手不是阿里巴巴,而是新蛋和易迅。

小哥杀人后,外卖平台的差评制度被推到风口浪尖,即使案件本身和差评没有直接关系,但这种制度却实打实地激化了买卖之间的矛盾。从逻辑上讲,一个差评导致外卖员被平台扣掉几百块钱工资,这原本是平台和外卖员之间的劳资分配矛盾,可平台却将这口锅甩到了消费者背上。

如今,新蛋中国宣布暂时关闭重整网站,在国内电商市场群雄割据、狼烟四起的背景下,没有摧毁世界的勇气,新蛋能否重启,已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问题。

第二,威逼,用电话不厌其烦的骚扰你,极端一点的甚至用非法手段恐吓你;

事实上,差评制度早就被电商行业的两大巨头——天猫和京东淘汰了。

差评制度让商家以罚代管,转嫁矛盾,这种方式非常危险。

新蛋为何没有破壳而出?

都说海底捞的服务员工作量大,每天都是小跑。在我看来,他们和外卖小哥相比是小巫见大巫。我见到的外卖员,绝大部分都是快跑,拎着外卖就往写字楼冲,曾经一个外卖员因电梯等太久,急得哇哇大哭。他们闯红灯,风雨无阻拿着生命赶时间,就是为了快点把外卖送到,再多抢几个单。

然而,有着绝佳先发优势的新蛋却在短短几年内迅速下沉,直至渐渐销声匿迹。

就在新蛋中国准备趁势扩张时,张法俊却要求把更大的精力放在美国市场上,并从中国市场抽取了大批管理人才到美国,直接导致新蛋中国总经理卜广齐辞职后创办了易迅网。

就像赫尔曼·黑塞 在《德米安:彷徨少年时》中说的:鸟奋力冲破蛋壳,这颗蛋是这个世界。若想出生,就得摧毁一个世界!

久而久之,差评制度就失去了作用,没办法真实反映出商品质量。

天猫和京东之所以不约而同地封杀了差评制度,是有深刻根源的。

平台掌握着消费者的付款和外卖员配送酬劳的分配权力,在这个过程中,它要做的不仅是满足消费者需要,还要用一个合理的分配机制,建立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让系统中的每一方都能获益。

其次,差评并不能帮助消费者维权。

最近,成立至今已逾18年,仅比阿里巴巴小两岁的资深电商平台新蛋突然发布了公司战略调整和网站重整的公告:根据公告,自2020年1月1日起,新蛋中国的支付通道暂时关闭,网站重新开放时间未定。

对很多早期的互联网爱好者而言,新蛋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存在,而是一段美好的回忆:10多年前,新蛋中国曾经比京东还火。

电视连续剧《人民公仆》2015年在乌克兰首播,成为乌克兰最受欢迎的电视连续剧之一。不过,俄罗斯TNT娱乐台播出的电视连续剧《人民公仆》有一些删节,原版剧情中关于普京的玩笑情节被删除。(京莺)

三年后,张法俊决定将美国电商模式复制到中国来,新蛋中国成立才一年,销售额就达到6000万元,而当时的京东才刚刚转型做电商,年销售额只有1000万元。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曾经被新蛋压在身后的京东也很将新蛋甩在身后,发展成为仅次于阿里巴巴的国内第二大电商平台。

比如,商家们为了得到好评,会额外送一些添头,或者直接返还现金红包,更离谱的是还有的商家走上了刷单的道路,引发“破窗效应”后,更多商家随之加入刷单大军。

回到外卖平台上来,消费者给小哥一个差评,多半是出于一种惩罚的心理,并寄希望于下次提高服务质量。虽然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往往好心办坏事。

41岁的泽连斯基曾是喜剧演员和电视演员,他在《人民公仆》中扮演一名教师,而后成为了乌克兰著名电视影星。剧中,这名教师因一段视频意外成为“网红”,后来当选为乌克兰总统。

为了删掉差评,很多商家会采用一套软硬兼施的办法逼你就范:

我们在上面已经提到过,消费者一个差评带来的结果是平台扣掉小哥几百块工资,平台以这种“以罚代管”的制度,倒逼小哥提高配送速度,满足消费者需要。

新蛋失败的最大原因:

第三,当威逼利诱无效后,他们就刷单,用好评把差评压下去,不让消费者发现。

而新蛋却在一次次丧失时机后,原先的优势一点点丢失,在中国市场变得若有若无。

又想蛋壳而出,又不想摧毁一个世界!

其次,战略上游移不定,一次次和目标背道而驰。

送餐、取餐、派件、收件,小哥们早已融入我们日常生活中,那么这其中的关系就必须要理顺,必须建立一个健康生态体系,否则这样的悲剧可能还会继续。

能不能像天猫京东一样用另一种方式取代差评制度?能不能用降分降权等温和一点的方式取代几百块钱的罚款?能不能让外卖员愉快地配送外卖又不对消费者产生极端情绪?

因为商家都将好评差评作为自己的毕生追求,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增加好评、删掉差评。

当时,中国的电商市场还处于野蛮生长的时期,京东在发展初期多少有些山寨,淘宝的品质也不让人放心得下,很多人买数码产品时只敢去新蛋。

2019年4月,现实生活中的泽连斯基参加乌克兰大选,在第二轮投票中赢得了总统选举。而泽连斯基也借用剧名,将他所创建的政党命名为“人民公仆党”。

但是就在此时,新蛋却以美国新蛋正在争取上市,在中国市场砸太多钱会影响到上市进程为理由,在和京东的对攻中主动鸣金收兵。最终,下一年新蛋美国上市失败,新蛋中国也彻底失去了叫板京东的机会:2010年,越战越勇的京东的销售额已突破100亿,是18亿销售额的新蛋中国的5倍多!

在美国“本土”,新蛋也难掩寂寞之态:2019年上半年,美国新蛋的GMV只有10亿美元,当年和他匹敌的亚马逊在2018年的GMV就已接近3000亿美元。

一个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一个坏的制度能把好人逼坏。从这个角度理解,差评制度就是一个火药桶,如果平台不反思,而是继续以罚代管,那么它随时会引爆第二起、第三起悲剧。

因为在外卖平台的抢单制度下,外卖小哥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尽量送更多的单,单量多了,速度就没办法百分百保证。说得直白一点,他们不会因为你给个差评,明天就少抢几单,把速度提上来,反而有可能抢更多单,把扣掉的损失补上来。

2001年,也就是马云在杭州湖畔花园成立阿里巴巴后的两年,来自中国台湾的张法俊在美国南加州创立了新蛋网,公司主要从事电脑、电子产品、通讯等3C产品的网上销售,网站推出后获得很大的成功,三年内年销售额就突破13亿元,成为和亚马逊、Ebay一起相提并论的电商巨头。

现在总结起来,新蛋失败的最大原因,是又想蛋壳而出,又不想摧毁一个世界!

破旧才能立新,付出才有回报,这是基本的商业生存法则,早期淘宝、京东的发展,一次次验证了这条法则:在新蛋一次次在美国和中国市场首鼠两端和一次次错失抢夺市场机遇的时候,淘宝、京东却利用免费策略、在全球聘请世界级人才、完善物流和支付技术,不断提高用户的使用体验,借势电商的蓝海任意驰骋。

这就激化了消费者和配送员之间的矛盾。对消费者来说,差评是天然的权利;对配送员来说,辛辛苦苦送100单外卖,一个差评全部罚掉,几天都白干了,更何况并不是自己故意送慢,代价实在太大,这就容易走上极端。

亚马逊当年在中国的受挫,很大程度上是本土化不足,不了解中国市场,不敢加大投资力度抢夺中国市场,一次次贻误了战机。

差评从根本上讲仅仅是消费者的一种权利,而不是权益,所以它无法维权,对消费者来说,只具有一种宣泄情绪的作用。说白了,即使你给了一个差评,但你损失的权益也收不回来了。

这才是外卖平台应该思考的。

这一年,新蛋和京东正面打了一场恶战,新蛋当时制订了“所有商品,一律比京东低4%”的策略。在疯狂砸下几千万资金后,新蛋中国在2009年的销售额达到近10亿。

你看,他们并没有偷懒和拖延啊。

反观现在的配送平台,大都采用以罚代管的粗暴方式,忽略消费者和外卖员之间的矛盾,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懒政”。

在这个评价体系里,平台、商家、快递、消费者处于一个良性循环,天猫京东成为所有电商平台里购物体验最好的两家。

天猫京东的官方活动也参加不了。

风暴来临前,每只鸟儿都忙着归巢;那些没有回来的,也许永远就回不来了!

很多人都把这起案件当做个案看待,其实它的影响远远超过案件本身。全国注册外卖员数量大概在500-600万左右,再加上近400万职业特性相似的快递员,也就是说从事递送服务的“小哥”有千万之多。

问题出在外卖平台。无论消费者和外卖员如何打架,外卖平台永远没有任何损失,相反还能得到一笔罚金。罚金有多少?几百万外卖员的基数摆在那里。

首先,在中国市场犯了和亚马逊一样的本土化不足的失误。

2008年,张法俊看到国内京东等平台崛起后,又开始准备争夺中国市场,但这时想从淘宝、京东等手中重新抢回市场份额又谈何容易?

首先,差评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万能。

新蛋在美国和中国的双线失败,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和教训。

与此同时,淘宝在获得融资后不惜利用免费政策吸引用户,成功阻击eBay,成为亚洲最大的B2C购物网站;随后,京东在获得今日资本融资后,开始布局自建物流、扩充产品线、完善支付体系,迅速成长为国内发展最快的电商平台。

据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法国巴黎举行会晤后,俄罗斯TNT娱乐台11日首次开播由泽连斯基主演的喜剧电视连续剧《人民公仆》。

不到20年的时间,差距是怎么产生的?